我學佛學了六十多年,講經教學也五十四年,這個年齡是應該要走的年齡了,生死有沒有把握?沒有把握。外面有許許多多人批評我,要把淨空法師打倒,這個沒有關係,你不打,我也快要倒了,我不在乎這些。

 

可是我擔心一樁事情,《無量壽經》會集本不能倒,這個要倒掉就不得了。為什麼?這個倒掉了,末法九千年眾生沒有人能度,能度末法九千年眾生只有這部經。大家不反對這部經,反對淨空法師,沒關係,只要你不反對這部經,我就給你磕頭、給你頂禮,你把我凌遲處死我都感激你。為什麼?我有一個把握,那是四十八願第十八願說,真信西方有極樂世界、真信有阿彌陀佛,真正發願求生,臨終一念十念決定得生,這是阿彌陀佛的本願。

 

他後頭還有一句話說,唯除五逆十惡,毀謗大乘。可是這句話,黃念祖註解裡頭引用二祖善導大師的話解釋,善導是阿彌陀佛再來的,善導所說就是阿彌陀佛自己說的。善導大師怎麼說?他說,阿彌陀佛說這個話是不得已而說出來的。為什麼?五逆十惡、毀謗大乘的罪太重了,那是墮無間地獄的,無間地獄進去容易,出來不容易,沒法子出來,所以勸人不要造這個重業,不是不攝受也。這個話就活了。那換句話說,造這種重業的人,只要你臨命終時認錯,我錯了,我懺悔,我後不再造,我現在念佛求生淨土到極樂世界去,阿彌陀佛還是接引我們去。這個我相信,我一點都不懷疑,所以我不怕死。臨終那一口氣還在的時候,那個時候一心一意念佛求生淨土,萬緣放下,決定得生。造作極重罪業的人,你去讀這個經你就明白了,能不能不墮地獄、能不能不再搞輪迴?能!就在發菩提心,一向專念。

 

大勢至菩薩說得好,「都攝六根,淨念相繼」,我們不要把佛號丟掉,時時刻刻念著佛就好。別想自己,想自己,錯了,要多想想苦難眾生。夏蓮居老居士到這個世間來就為這樁事情,會集這個本子,十年,不是很草率。

 

古人,這不是太古,我見到兩個老師,我第一個老師方東美先生,他沒出版過書,他告訴我,他的書,他寫了不少,什麼時候出來了?死後再出版,對!這很有道理。李炳南老居士一生著作非常豐富,特別是詩詞,他每年都要改一次,他那個詩詞集印出來的時候,總改了幾十遍。為什麼?希望這個東西傳給後世是非常完美而沒有欠缺的,沒有絲毫錯誤的,謹慎,不隨便就出東西。隨便出的東西,十年、二十年之後,你會後悔,為什麼?年年在進步,年年境界不相同。我們看到二、三十歲寫的東西,現在看的時候,小孩東西,裡面問題太多了,禁不起考驗的。所以是愈陳愈香,愈久愈有價值。古大德都有這種道風,他歡喜講,但是文字很不容易傳出去,他那個關把得很緊,每一樣東西都千錘百鍊。

 

我講的這些東西,講了這麼多年了,我從來沒有理會這些東西,都是別人出版的。你要問我,我沒有一樣東西值得出版,沒有一樣東西值得能留給後世的,為什麼?不成熟。你要問我自己,我只有一句阿彌陀佛,其他的什麼都沒有。說我只會念佛,那就不得了,學了六十年,就學了一句南無阿彌陀佛,我真正相信它,我真正不懷疑它。過去講的這些東西對初學有幫助,為什麼?你從我講的這個東西能看出來,由淺而深,年輕的時候講得淺,就是同樣一部經,愈講愈深,愈講意思愈廣。但是聽現在的有受用。學講的時候,聽現在的難,聽早年講的,提供你做練習講經、學講經,那個有用處。

 

記住,佛在《金剛經》上說,「凡所有相,皆是虛妄」、「法尚應捨,何況非法」,捨到最後,只留一句阿彌陀佛就夠了。我們這一生決定求生淨土,就沒有白來,就沒有空過,這一生到世間是過去生生世世都沒辦法跟它相比的,這一生是圓滿成就。即使是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凡聖同居土下品下生,蕅益大師就滿足了,你說我能不滿足嗎?人要有智慧、要有定功,要能夠冷靜,你才能把問題看清楚,你才不會被人欺騙,這一生才真正能夠得到經典上所說的真實利益。

 

古人說得好,黃泉路上無老少,可不要以為我現在還年輕。我在沒學佛之前,那個時候在政府機關裡上班,工作不是很繁忙,所以每天看看報紙。我看報紙,第一個翻開的跟別人不一樣,人家看什麼天下大事新聞,我不是的,我翻開來看訃聞,今天哪些人走了,男女老少都有,不一定都是老人。我每天看這個,對自己是很高的警惕,看看,你看這些人,今天走了一批,明天又走了一批,天天走了,哪一天輪到我。我的同事朋友都覺得我很奇怪。沒有遇到佛法就無可奈何!所以我曾經說過一句話,每個人最精進,分秒都不停,他精進什麼?就是從你出生就往墳墓上走,一秒一秒的接近,一秒都不停止,是不是這樣的?聞到佛法以後覺悟了,我們再不要走六道了,不能幹這個事情。

 

節錄自淨土大經科註  (第四九0集)  2012/8/25 淨空法師主講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善良 的頭像
善良

善良的格子

善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