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年前,她因為要出國追尋自己的夢想,而提出分手的時候,

他說:
「七年後的今天,如果……還是雨天,如果……我未婚、妳未嫁,
表示我們還有緣。到這裡來……見一面,好嗎?」

他用顫抖的、懇求的、誓死的語氣,
把幾乎要斷成隻字片語的話,好不容易講完。

她忍住眼眶中即將決堤的淚水,
面無表情地給他毫無希望的回應,消失在台北冰冷的雨中。

去國多年,從維也納、巴黎,一路浪跡天涯到東京;
從音樂、繪畫,不斷探索到設計,
她漸漸模糊了當初離鄉背井的堅持。

收到老友誠懇邀約返鄉的回函:
「回來看看吧!不要再逃避妳自己。就算一無所有了,至少還有回憶。」
她依稀可以猜測到老友的話中意有所指。

風塵僕僕從東京回到台北,一方面是受了老友的鼓勵,
一方面是為了七年前的一個約定。

儘管她已獲悉:「他已經是工商圈的名人,大概已經結婚了吧!
台北就是這麼小,好幾次在路上碰見他和一個年輕的女人,
牽著一個小女孩的手。打招呼時,笑得好尷尬。」

她心有遺憾,卻不意外,仍願意給他衷心的祝福。
鼓起勇氣撥了熟悉的電話號碼到他家,
果真是一個女人接的電話,旁邊還有小孩看卡通的嘻笑聲。

「哦!對不起,我打錯了。」
她放棄了自認為已經是多餘的問候。

離開台北再赴東京前夕,正好是他們七年前約定的日子,
她並沒有想要與他重逢。

躊躇許久,台北冬天的濕冷,和這冰涼的雨,
觸動了內心深處的記憶,
她仍動身到位於購物中心後面那家咖啡屋,
就像當年決定離開一樣堅決。

「就當做是給一段不懂珍惜的感情,一個完整的句點吧!」
她自言自語。

夜已經深了,抵達時咖啡屋已近打烊:
「小姐,對不起,客人都走囉!」

她悵然地離開咖啡屋,
竟遠遠地、遠遠地在購物中心的巨型圓柱旁,看見他的身影。

「啊,他到底還是來過啊!」
正當她努力克制著呼喊他的衝動時,一位年輕的女子駕著一輛車,
由遠而近,緩緩在他面前停下來,裡面還坐著一個小女孩。
她收回已伸出的手,卻止不住滂沱的淚和雨。
躲過這人生最艱難的一幕,她也錯過了他能給她的真心和幸福。
只能用餘光目送他們離開。

「哥,我就知道她不會來嘛!你這個人就是這麼死心眼。」
他那位對愛情早已絕望的寶貝妹妹,
離婚後就搬回來與他同住,轉身對鄰座的小女孩說:
「趕快給舅舅香一下,瞧他可憐的,等了那女人一晚上。」

眼看著冬季的雨嘩嘩地拍擊著這個冰冷的城市,
她沒聽見這段對話;
正如他沒有發現街邊站著一位他一直深愛著的女子,
和他一樣因為錯失情緣而讓心碎得擲地有聲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善良 的頭像
善良

善良的格子

善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